隽栩儿

encompassing

作业真的太太太太多了,辅导班真的太太太太累了,状态真的太太太差了。
但是还是要坚持下去,明年会好的,一定会的😿

啊...
这周挺忙的。
周一-百日誓师-完全没有鼓励到我...但横幅是我写的,全级合照我还站桌子举横幅 机智的我!
周五-去本部体考-成功安利我,我要考省实!!
周六-回家-排版-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切了好久,撕了又贴,本来想贴一格一格的发现我手太残,就即兴弄成这样。
背景-我的围巾,用衣服当垫布已经是习惯了吗...
碎碎念-其实超级想考北大的,也有母亲的缘由在里面吧。我深知我能力水平不够....所以一直没敢想。省实重本率虽然全省第五,重理科,但优生多..自招生机会多很多,模联社团也很强。更能锻炼我吧可能,氛围蛮重要的....唉先不立什么乱七八糟的flag,先把成绩搞好😭😭垃圾理科毁我青春
周日-写了这个东西。写完去吃海底捞,刚好外卖到了🙇‍♀️我爱涮毛肚

我怎么“我好懒啊不想看文”
......
😭

周叶《昼夜等待》 01

把憋了这么久的东西一次性发出来然后去睡觉算了。
科幻paro,私设如山,巨大enormous ooc。
可能坑,不定时诈尸。
如果有人能看我就很感谢了。
我写的什么玩意.....改不下去了 难受想哭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荣耀学院的Lecture Hall里。 周泽楷坐在观众席上,在周围一水儿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人当中显得格格不入。大礼堂里人头攒动,从未有过的盛况。“叶秋大神怎么还不来?”“都过了二十多分钟了.....果然大神就是摆架子啊。”“啊啊啊要见到叶秋了!我的男神!”吵吵嚷嚷的气氛。周泽楷并不习惯。他享受那种“作为一名观赛者看着人们时不时附和+称赞”的干净利落,少了需要回答的问题,少了话筒和聚光灯。 江波涛的声音:“小周,叶秋来了......小周?”讲台上的叶秋正在“发表演讲”,“谢谢大家这么给我面子,把厅都坐满了...这么给力啊哈哈,那我不得让你们失望了?”.....“我是嘉世的叶秋。”.......“这次的胜利还要感谢嘉世,感谢所有人”“我再战十年都不会腻的,你们还嫩着呢。”....周泽楷静静欣赏他的演讲。叶秋并不是周泽楷所见过的那些帅哥们,可他偏偏移不开自己的视线。他就那么看着他,看了很久。 演讲一结束,一群观众马上下去围堵叶秋。问着无关紧要的问题,说着赞美的话语。但是他们会失望的,叶秋是不会在公众场合露面的。这次他来演讲已经很难得了(其实是因为不来演讲就会被冯主席骂)。果不其然,他已经溜走。江波涛探过头:“小周,晚上一起去吃饭吧。” 学院附近就有一家面馆。老板娘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个光临的客人。现在刚好是饭点,店里的人基本坐满,原本就不大的店显得更加拥挤。“这家店不大但是很干净,”江波涛说,“我经常来这边吃。小周你来过吗?”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是个典型的技术宅。江波涛和周泽楷虽然不同系,却住在一个寝室,很清楚周泽楷的性格。他拿起桌上的菜单,自己看了一下后便递给了周泽楷:“小周你要吃什么?这家面馆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周泽楷翻看了两下。“和你一样。”亏得江波涛了解他,换个人可能觉得是在敷衍自己。江波涛去前台点单,周-百无聊赖-泽楷只好继续着他的百无聊赖。 他往四周看去,对面有一桌父女在吃面,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那个小女孩大概还只有初中,她的父亲穿着大汉衫,穿着双破旧的运动鞋,已经无法辨认出它原本的颜色了。那个女孩貌似把汤汁溅到了脸上,父亲笑着抹了抹她的脸,再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其乐融融的场景。他有多久没回过家了?上次回家是在什么时候?印象中自己的父亲永远的严厉,从来没有这样的场面。自己的母亲是个非典型的S市人,接纳了来自N市的父亲。母亲温顺,倒像江南那边的柔和女子。来了B市念书已经很久了,再念两年就会回去当实习生。一切都是订好的,如同周泽楷直到现在规矩的人生。 “一顿饭的时间并不能改变什么。”
B市是个不夜城。周泽楷迈着步子。夜里的北京不温不冷。夜里的天也是灰蒙蒙的。系统自带的木琴音效“叮叮叮叮叮”的响起来,吴启打来的电话。“喂喂喂?老大吗?能不能帮忙带两桶泡面回来?我还没吃饭呢,回头给你钱!谢谢老大啊老大最好了!嘟—嘟—嘟—” 周泽楷这个人还是很热心的,虽然因为这个他老是被忽悠帮那群宅男们带各种夜宵零食小吃什么的。
便利店门口传来了“欢迎光临”的机械女声。
叶修在挑选着自己抽的烟。
周泽楷迈进了便利店。

啊我写得好差 死会儿

周叶 《昼夜等待》00

很久以前就想写的坑了。
第一次把文发出来,害羞(....
呃,科幻paro。私设如山,巨大enormous的ooc。
更新飘忽不定。不知道会不会坑。
想说的话就这么多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呀。


“每个人,都会重聚。” 这是叶修留给周泽楷的最后一句话。 周泽楷的泪似乎滴了下来。他不知道坐了多久。像电视回放一样,他听到了叶修的步伐声,一星一点地离他远去。「自我销毁确认。」冷冰冰的机械声来自于君莫笑,褪去平日里的亲近。
肃杀,威严,庄重,压抑。
周泽楷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他往日嬉笑的样子早已消失不见。他好像又能看到叶修以前和他告白时的眼神,在自己在厨房做饭时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落在额头上的轻吻,讲坛上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前辈,我等。”我等你回来,一昼夜一昼夜的等。等到时间的尽头。

这周一定要把文发上来。给自己的提醒